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www.MontrealChinese.com蒙特利尔华人网 蒙城华人网 蒙特利尔留学生论坛 蒙特利尔中文网 蒙城中文网

查看: 147|回复: 0

[谈天说地] 未庄的大船——阿Q的中秋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0-10 01:2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都说“外国的月亮比较圆”,但这句话对于阿Q来说只说对了一半。至少他现在不这么认为了,因为今年的中秋节有点特殊。最令他激动的则是传言中正在建造的未庄大船。



不知不觉,阿Q飘洋过海移民北美已经近20个年头了。最初因为自称赵家人被赵太爷一顿毒打赶出未庄后,他拖着半残的肢体跟随一群流浪汉辗转来到这里,以打鱼为生。在开始的十个年头里,阿Q还是满心欢喜、意气风发地幻想着有一天可以衣锦还乡、光宗耀祖。北美的生活虽然略显枯燥,但毕竟阿Q只需打点零工便可以每天吃上三顿饱饭,不用像在未庄那样天天忍饥挨饿。街头也没有赵家那些凶狠的大狗和面目狰狞的家丁。遇到的洋人虽然长得人高马大,但却个个彬彬有礼、和善有加。
没有了赵太爷棍棒和恶狗的威胁,每每未庄有故人到此,几杯老酒入肚之后阿Q总是忍不住发发牢骚,对比新旧生活的两重天,臭骂赵家的凶残专横,大有与赵太爷不共戴天之势。说到兴起处,他还总是喜欢脱光衣服,露出之前被赵家毒打的伤疤作为佐证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这一处处鲜红的疤痕就像一挺挺发烫的枪管,向赵家发射出粒粒愤怒的子弹。怨恨的宣泄和制度所带来的优越,交织成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,成为了阿Q平日里最大的娱乐。然而平淡宁静的日子总是转瞬即逝,几年前的一场婚宴永久地改变了这一切。
原来在未庄与阿Q同为苦力的小D也晚他几年来到了北美。在经过一段的奋斗之后,小D不仅买下了一艘价值不菲的大船,还讨了一个乌克兰混血的洋老婆。“他妈的,他小D算个什么?他也有今天?他原来在赵老太爷手下就是狗一样的东西。要不是老子我当年心慈面软,赏给他点活儿干,他早就他妈的饿死了。”阿Q参加完婚宴回到家里,躺在自己吱嘎作响的破床上喃喃骂道。
对比于他自己单薄破烂的衣裳、仅有的狭小阴暗、潮湿还漏水的小破船,小D时髦的穿着、漂亮的房子和美丽的老婆就像一根根毒针深深地刺进了阿Q的内心深处,剜拨着他那点残存的自尊。他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心想:“这小子不就是仗着会说几句鸟语?妈的,他肯定是给洋人舔屁股来着,才能得到这些好处。说实在的,这些东西,老子一点都不稀罕。不能像他那样,刚混出点模样就忘了自己是谁,忘了自己是未庄人。有朝一日还得让赵太爷和赵白眼他们来收拾这些穷光蛋。”阿Q在左一句右一句、不着边际的咒骂中沉沉睡去。梦中他仿佛又回到了未庄,他还和赵太爷、赵白眼他们一起,骑在高头大马上,耀武扬威地大声呵斥着那些在地里诚惶诚恐劳作的小D和王胡等人。
梦里的经历给阿Q带来了持续几天的兴奋,就连那个在他心中有如凶神恶煞般的赵太爷,现在想起来也变得和蔼亲切起来了。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更巨大的打击很快就来到了。
早先未庄里的假洋鬼子的儿子,在通过几年北美的学习和培训之后,做了一艘邮轮的船长。当众多未庄乡亲第一次看到邮轮时,大家异口同声地惊呼道:“我的天啊,没想到世界上还有人能造出这么大的船!”但内心的不平衡,却让阿Q对此嗤之以鼻:“这样的破船有什么稀罕!我们未庄赵太爷的船比这个漂亮的多、大得多了!”虽然人群中熟悉他的老人都对他不屑一顾、不置可否,但也有几个调皮的后生忍不住当面质问他:“未庄哪有这样大的船?我们怎么都从来没有见到过呢?”“未庄当然有……,你们,你们年纪太小当然没见过……赵太爷家里那麽有钱,会造不出这样的船吗?真是的!”阿Q支支吾吾地搪塞道。“未庄那麽好,你咋不回未庄去啊?”那些不识趣的后生依旧不依不饶地追问。“我最终当然是要回未庄的……只是现在时候没到……一山容不下二虎,知不知道?……唉呀,你们这些狗屁也不懂的小泥腿子……”阿Q涨红着脸,语无伦次地说着一些为自己贴金的话。最后大家不欢而散。
“未庄需要一艘大船啊,一艘大大的船、能够让这些土包子吓得屁滚尿流的大船啊!只要有了这艘大船,我就可以重新赚回面子了。”回到自己的破船上,阿Q不断地喃喃自语。
赵太爷的孙子要来北美留学了!这个消息如同漆黑夜空中的一颗照明弹,一下子在北美的未庄人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。当天无数人来到码头前围观,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刻,阿Q自然也不会落下。只见他像打了鸡血般在人群中穿来挤去,一边拿着一面猩红的小旗左右挥舞,一边大喊:“看呐,那就是我们未庄的船,我们赵家的船……黄金做的船、钻石做的发动机!看呐,看呐!……”他就像一个穿着新衣服、拿着糖葫芦和鞭炮庆祝新年的小毛孩,或者是那个远远望见了救生船的鲁滨逊•克鲁索,忘情地跳跃欢呼着。他觉得这次自己在洋人面前,也仿佛一下子长高了几十厘米。
而此时,就在不远处,小D和王胡几个原来未庄的苦力却静静地站着,手里举着牌子,上面写着“赵太爷还我血汗钱!”、“赵太爷欺压百姓,血债血还!”
阿Q一下子怔住了,心情仿佛从天堂一下子跌入了地狱,就如在婚礼现场突然闯进了一群哭丧的人一般令他懊丧。过了大约一分钟,他才晃过神来,他突然冲了过去,发疯似地用力抢夺和撕扯那些牌子,嘴里还大声骂道:“你们这些土包子,是不是想造反啦?丢人丢到这儿来了!……你们还是不是未庄人?汉奸!卖国贼!……”
正值双方僵持不下之时,船靠了岸。赵太爷的孙子在一群保镖的护送下快速通过人群。阿Q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般,奋力拨开人群挤了过去,大喊:“小涛,我是你的阿贵叔叔啊,还记得我吗?赵家的本家……”
那个小涛在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,就略微停顿了一下,但斜眼看了看阿Q,便厌恶地皱了皱眉,大步不停地走了。阿Q在后面一路小跑、紧追不舍,却被保镖们无情地挡住了。他心有不甘,略作挣扎之后,还是被对方踹到地上,还被赏了几记耳光,无奈之下,只得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悻悻作罢。“呸”,阿Q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浓痰,看着周围不怀好意的围观者们,只好略有几分尴尬地为自己解围道:“妈的,这小子还真有出息。当年老子和他爷爷一起做生意的时候,他还在吃奶嘞。也难怪认不得我了。”
回到家,仰面躺在破船里,阿Q的心里像是被砸碎了五味瓶,百感交集。不过最后他用力地挥了一下拳头,自语道:“罢了!罢了!也只有未庄的赵太爷能造出我要的那条大船来。”
就在不久之后,未庄那边竟然传来了好消息:赵太爷真的正在组织建造一艘大船了。久违的笑容和兴奋再次充斥在阿Q的脸上。阿Q像发了疯般钻研起造船技术来。身边只要有略懂些船舶知识的,他都要过去讨教几句。他就像一个船舶总设计师一样,每天脑海中就在不断思考船上的各种细节。“这样一艘大船一定要超过3千尺长,那才叫大、才叫漂亮,让假洋鬼子儿子的邮轮见鬼去吧!”他心里无数次地想。
过几天又有未庄的人过来说赵太爷新造的船真的有3千尺长。“我了个乖乖,我们的赵太爷真是英明,也只有他老人家能造出这么大的船啊!”阿Q心里由衷地赞叹道,“这么大的船,这么厉害的船,一定要有个足够厉害的名字,就叫厉害号吧!赵太爷保佑,就叫它‘厉害号’吧!”
没过几天,未庄又来人说,赵太爷那艘船果真就取了“厉害号”这个名字。得知这个消息后,阿Q的心里真比中了彩票头奖还要高兴。每天出门见人,他也是趾高气扬,说话的调子也比往日高出了几分,话题不出几句就会马上转到“厉害号”上。这种快活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转眼间一年多过去了,赵太爷的“厉害号”突然没了音讯。阿Q的心一下子变得忐忑起来。


今年的中秋节对于阿Q来说是个大日子。听说未庄吴妈的儿子小刚要来这里看望留学的妹妹,而且小刚就在赵太爷的造船厂做工。阿Q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大好机会,咬咬牙拿出了他半年的积蓄,买了几坛好酒、十几斤海鲜,点了一桌好菜,邀请小刚以及附近的老乡中秋节一起来打打牙祭,同时还为赴宴的每位都准备了精美的礼物。
几杯酒入肚,阿Q故作不经意地对小刚说:“听说赵太爷正在造一艘大船,有这回事儿吗?”“有啊,还是3千尺长的嘞。”小刚抿了一小口酒悠悠地说。阿Q微笑着环顾众人,挤满皱褶的老脸上泛出了几分红润:“3千尺!我了个乖乖,比铁达尼号还要整整大了四倍呢!”阿Q故意大声地自言自语:“那它叫什么名字呢?”“厉害号。”小刚一字一顿地说。“赵太爷真是厉害!怪不得叫‘厉害号’,真是厉害了呢,也只有他老人家有那麽多钱,能造出这么大的船啊!”“他的钱都是大家的血汗钱啊!”人群里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。“放屁!他老人家只是替大家暂时保管这些钱。没有他老人家,我们早就都饿死了。要不是他老人家替我们赶走了土匪,我们不可能活到今天。”阿Q像一头被激怒了的公牛,一下跳到椅子上,恨恨地说,又把上衣脱下来揉成一团,狠狠地摔到地上。他那随着呼吸不断剧烈起伏的上身、那一条条鲜红的瘢痕,就像是毒蛇吐出的长长的信子。“你身上的疤不就是他老人家打的吗?”那个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。“老子的疤是跟赵太爷一起打土匪的时候留下的……你爹就没打过你吗?就算你爹没打过你,你爷也打过你爹吧……”恼羞成怒的阿Q变得语无伦次,怒吼中还不时夹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。
在经过了十几分钟死一般的寂静之后,阿Q仿佛恢复了理智,重新为大家一一斟酒夹菜,酒席才得以延续。“我们还是来聊聊那艘船吧。”阿Q把目光投向了今晚的主角小刚,满脸堆笑着问道:“那个叫什么来着?……哦,‘厉害号’,什么时候能赏脸开到我们这边来啊?”“也许永远不会了。”小刚盯着阿Q谨慎地说。“什么?为什么?”阿Q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靠到小刚跟前,似乎恨不得一口要把他吃掉。“因为它已经沉了。”小刚似乎后悔说了刚才的话,只能无奈地如实说道。“那麽大的一条船,花了那麽多的钱,怎么会沉了?那可是我的船啊!”阿Q带着哭腔喃喃自语。“据知情人说,赵太爷这艘船原本就只是打算展示给人看的,不能下水。船板都是拿劣质钢做的,发动机也不行。可惜那赵白眼不知道,前几日竟然为了跟隔壁梅庄少爷斗富,一赌气就把船开出去了,结果没开出十几里就沉了,一船人也都跟着丧了命。”听完小刚的叙述,阿Q犹如五雷轰顶般,一下子瘫倒在了座位上,嘴角时不时地抽搐起来。
等大家用凉水将阿Q浇醒过来后,他突然抓起一把椅子朝小刚用力扔去,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:“你这小兔崽子,在这睁眼说瞎话。赵太爷怎么可能造出那样的破船。一定是你偷了赵家的东西,被赵太爷打了,才编出这种不靠谱的瞎话来损害他老人家的名声。(此处省略一堆脏话)……”。一会儿他又瘫坐在地上喃喃自语:“完了,我的船没了,我的船啊,我的船!”一会儿又跳将起来,把身边所有可以够得到的东西都摔到地上砸个粉碎。众人见状便一哄而散了,最后只剩下阿Q赤条条地瘫醉在地上。
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样的梦,只见他身体不停地抽动,嘴里嚷着:“赵太爷,不要带我回未庄啊,行行好吧,赵太爷,小人再也不敢了……”身上那一条条红红的瘢痕若隐若现,活像是在腐尸上爬进爬出的蛆,不停地啃噬着这个可怜的躯体和卑微的灵魂……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www.MontrealChinese.com蒙特利尔华人网 蒙城华人网 蒙特利尔留学生论坛 蒙特利尔中文网 蒙城中文网 ( www.MontrealChinese.com )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

GMT-4, 2019-11-13 21:16 , Processed in 0.055069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